艾约塔新闻网|手机

粉丝福利 | 贝岑鸭梨の逗比日常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



贝岑在你们的眼里总是很有距离感,很稳,很man对不对?——Hmm,因吹斯汀!


鸭梨在你们的眼里总是美美哒,很正能量,很努力对不对?——Wuli朋友们,你们好眼光嗷!


接下来,独家曝光贝岑和鸭梨的日常,感觉这篇推送会把他俩从神坛的地位推送下来。


来,点开这段配乐,让我们看看他俩的滑稽表演。



以下内容系鸭梨用第一人称视角撰写。


最近天冷了,贝岑澡也不怎么洗了,头也能不洗就不洗了。然而他却把这一切的责任推在我的身上。


“我以前都是每天洗头洗澡,不洗浑身难受的那种,现在都被你培养成能不洗就不洗了。”


“不仅如此,你现在还不洗衣服,还会去捡穿过的、堆在一起的脏衣服拿来穿。”


“是啊,以前衣服每天出汗必须洗。现在倒好,一星期都不洗一次。”


“这多好啊!省水省电 !”


“天啊!我怎么这么不讲究了!”


“没有!跟你说,天天洗澡皮肤容易干燥,头也没必要天天洗,你看你那头皮干的,就是因为以前天天洗的缘故!”


“好吧。”


这就是完整的《论歪理是如何战胜真理》的最佳案例。




这几天贝岑在等马竞经理的回复短信。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渴望收获这份实习机会,一向淡定的他都不淡定了。


昨天我的业务比较繁忙,手机一直“嗡嗡嗡”地震动,每一个震动声都刺激着贝岑的神经。


——“谁?谁的手机?是你还是我?”


——“哎呀!怎么又不是马竞经理的短信!”


——“你业务怎么那么多?为什么我手机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不要让你的手机响了!我在等我的手机响!”


——“诶诶诶!我收到信息了!——靠杯哦!怎么是班级群……”


贝岑在焦躁中等待了一天。


今天一早,闹铃一响,贝岑一改往日按掉闹钟蒙头继续睡的习惯,而是反常地把手机开成响铃握在手上——但继续眯着眼躺在床上。


只听“叮——”的一声,“马竞终于回我消息了!!!”贝岑瞬间清醒,“经理说过去三天太忙了,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去办公室!!!”


然后就没声音了,我回头看,在那认真码字回短信呢。


为了及时回复信息,贝岑一刻也不让手机离身。洗漱时偶尔掏出来看一眼,上厕所时时刻盯着手机屏幕,吃早餐时把手机放旁边,开始学习了也分了一半的心思到手机短信上。


等待良久的他突然有感而发:“我现在等马竞回复有种当年等你信息的感觉。”


我立马抓住了他言语中的“重点”,假装严肃地问他:“什么叫‘当年’?现在就没有了哦。”


贝岑秒怂,支支吾吾半天:“现在,额,现在,唔……”


他的大脑在飞速地旋转,我静静观察,想看看他要怎么找补。


“现在天天在一起呀!不用等你回信息,有事直接说就好了。反倒是你经常抱着手机不理我,一会儿微博,一会儿微信,哼~”


小公举实力甩锅,这还击那叫一个漂亮!我只想给他10086个赞!





家里的衣柜坏了很久,这些天我的衣服只能摊在床上或者客厅的沙发上。


要修好衣柜,我们还少一把十字起。上学的路上我突然想起这件事,于是发信息给贝岑拜托他去买。


“亲爱的,记得去买十字起哦!”


“那个,你去学校的路上如果路过百元店的话,顺便买了呗~今天下雨,不想出门


“可是上学路上没有百元店啊,而且我也没带钱。”


“那好吧,那我去吧…”


我以为这件事就解决了,然而没过几秒,贝岑又发来了消息:


“我刚刚问过衣服们了,他们说躺在床上挺开心的,不急着挂在衣柜里呢~”


孩子长能耐了,还能和我的衣服对话了。可是我只想给他一个迷人的微笑:


“好啦,那我去了。


“去吧


15分钟后,我到学校了,贝岑来消息了:


“可是亲爱的,我没带伞


“你为啥不带伞?难道,你还没去买?”


“我下楼了,没带伞,看外面下雨我就又上来了


“……”


就像你永远也叫不醒装睡的人,我们永远也劝不动另一个人干他不想干的事。




有一天我去医院看牙,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还飘起了小雨。想到早上刚刚晒了衣服,我赶紧给贝岑发信息:


“下雨咯!”


我正想着,贝岑如果回复我:“我知道呀!衣服已经收进来了!”我就夸奖他真能干。


然而……


“是的呢~看到啦!最喜欢坐在家里看着窗外下雨,哈哈哈哈!”


他竟然完全忘记了洗了衣服这件事,还优哉游哉地赏雨!


“赶紧收衣服啊!!!怎么还有闲心看雨?!”


“是哦!shit!去了!”


男人少了女人得过成啥样哦?!




以下内容系鸭梨用第三人称的视角描述,因为鸭梨并不想承认那是自己。

一天晚上,贝岑和鸭梨吃原味酸奶。


鸭梨为了控制糖份的摄入,只给自己的那杯酸奶里加入了一咖啡勺那么多的蜂蜜,却给贝岑舀了一个汤匙那么多的蜂蜜。


鸭梨随意和了和就开始大口大口喝起来,贝岑则是很有耐心地把酸奶和蜂蜜拌均匀。


眼见着鸭梨的酸奶快要见底了,而贝岑的酸奶还没动过。


鸭梨默默走向贝岑——的酸奶,用她的小勺舀了一口,放进嘴巴。


嗯——酸奶和蜂蜜经过不停地人工搅拌后,相互缠绕在一起,口口丝滑,绵软而细腻,令人回味无穷,比鸭梨随意搅和过的少蜂蜜的那杯好吃太多了!



鸭梨又准备舀贝岑的酸奶吃。


“哎哎,这是我的!你手里的都还没吃完呢!”贝岑边说边用半个身子护着酸奶,“别人手里的总比自己的好吃是不?”


“你不是别人。”鸭梨一边说一边顺手抓住了贝岑的酸奶并夺了过来,“不然我们交换!”


鸭梨把只剩两口的那杯强行推给了贝岑,并向贝岑抛了个媚眼。


“亲爱的——”贝岑哭笑不得,但还是很乖地吃起鸭梨的酸奶来。


获胜的鸭梨美美地吃了两大口,突然想起来她要控制体重,于是干脆把手里的酸奶全塞给了贝岑,只剩下勺子还在嘴巴里。


“我不吃了,吃饱了。”


“你……”贝岑继续哭笑不得,但是又拿鸭梨没有办法。


鸭梨仔仔细细地把勺子舔了一遍,转身走向厨房。


刚走了两步,又转了个身,径直走向了贝岑,顺手就把勺子插进了贝岑的酸奶盒里。


“你干嘛干嘛?不想洗勺子丢给我洗是不是?”


鸭梨并不理会贝岑,身子向后一倾斜,摆了个很夸张的pose指着贝岑说:


“哈哈!你一个人喝了两杯酸奶!你这个胖子,Yo!”



最后,来一个劲爆的故事。

某天上午,鸭梨拿起自己的睡衣和睡裤闻了闻,然后一脸嫌弃地把它们丢弃在了床上,义正言辞地说:“哎呀!好臭!臭死了!”旁边的贝岑笑而不语。


当天晚上洗漱,贝岑跟鸭梨说:“你说你衣服臭,我拿起来闻了闻,我没觉得臭啊!”


“噗——”贝岑话音刚落,鸭梨憋出了一个大屁,和贝岑说的话无缝连接。


“哈哈哈——”贝岑一边大笑,一边说,“原来是你的屁把衣服熏臭了!”


“那臭的也应该是裤子啊,衣服为什么臭?”


“屁是往上走的,那不就把衣服给熏臭了吗?哈哈哈——”





 -END- 



今 日 作 者

鸭梨

一名奇思妙想、兴趣广泛、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生命不息作妖不止的懒癌重度患者。

双子座 蛇精病 女王大人


图片:部分来自网络

版式:鸭梨



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

点 赞 打 赏 也 是 欢 迎 的 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