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约塔新闻网|手机

剧见 | 剧版的「向往的生活」,为何大家都不向往了?

什么是“向往的生活”,每个人的定义都不相同。


在综艺《向往的生活》中,节目组传达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生活理念。


而剧版的“向往的生活”之《白鹿原》,赢得了口碑,却没有经起“收视”的考验,也算输。


《白鹿原》是一部有剧情的《向往的生活》


大家喜欢《向往的生活》的一个原因,是因为黄小厨总是在节目里“深夜放毒”,惹得屏幕外的观众吃了一个“假的宵夜”。



剧版的《白鹿原》也不是没有“放毒”。


鹿老爷子过寿一场戏,其中的“陕西大菜葫芦鸡”等菜色的亮相展示了关中人在家摆席的风俗。





仙草(秦海璐饰演)制作油泼面的样子,也是很有“黄磊”老师的味道。


小说版的《白鹿原》还会出现了臊子面、羊肉泡馍、水晶饼、罐罐馍、荠菜水饭、包谷糁子、搅团鱼儿等风味美食,不知道剧版会如何呈现。


老王看剧的时候,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放大研究里面的风土人情


电视剧毕竟是视觉上的一个“延伸的窗口”,可以带领我们去看到更大又更细致的世界。




演员不仅是“演员”,也是“农民”。


这部剧保留了掰玉米的情节,也新增了捆草、耕田、割麦和挖井的镜头。


电视剧在开拍之前,全体主创“浪费”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在农村体验“关中风情”的生活。



看不到那只或碰乱跳的“小H”,没有关系啦,因为剧中有“大H”——horse(马)。


这部讲述20世纪初渭河平原50年变迁,那时候没有先进的交通工具,马车就是最“实在”的交通方式。



饱暖思淫欲,吃讲完了,就说下风花雪月的事情。


除了吃饭和干活,怎么少得了白嘉轩(张嘉译饰)和仙草“睡觉觉”的镜头。


在北方很多地方,特别是黄土高原地区的陕北,传统习惯并不用床,而是用,炕的主要用途是休息和取暖。


穷苦百姓人家大人娃娃都合在一住一炕,但是白家人是分开睡的,可见白家在这原上的地位是“非富即贵”呀。



《向往生活中》最暖心的情节,是黄老师和何老师主持的“夜聊”情节,总是能有意、无意的传达了一些为人的经验。


而《白鹿原》中,真的不缺乏这般的“资深人物”——朱先生(刘佩琦饰)。


每次众人遇事解决不了,朱先生只用几句话就能点醒。


他是剧中最聪明的人,懂得“顺势而为”的道理,也善于抓人人性的“弱点”。



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怀念“大华”的搞笑,鹿子霖(何冰饰)在剧中也承担了这么一个“喜角”的作用。


他与白嘉轩的确经常处于“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的状态,但他的行为真是实力在“搞笑”。


书中的鹿子霖其实是一个人精,不知道在电视剧中怎么就表现得如此“低智商”。



《白鹿原》里,也有一只默默无闻干活的人,鹿三(刘威饰)。 


期待这个老实人在剧版中“掐死”田小娥,一个人要改变,还是得靠“积累”——剧情的铺设。


为何观众却不向往《白鹿原》



缺乏了“代入感”,人们难以一同向往。


《向往的生活》讲述的是“快生活”到“慢生活”的一种追求,是对自然、乡村的热爱,以及根植于土地的情怀,让久居都市的观众看到了另一种“返璞归真”生活方式。


剧版的《白鹿原》只看到人们从骨子热爱土地的情怀,以及时代的变化对人们思想和行为的改变。


可观众不热爱土地,观众爱的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生活理念,《白鹿原》像《向往的生活》,却不能成为所向往的生活。


话题不具有创造性。


比起同期的《欢乐颂》,白嘉轩的“大男子主义”无法完胜“唐长老大战曲妖精”,也无法战胜“小包总硬撩安迪”。


《白鹿原》不是没有在“营销”,他的停播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曲线救国”的方式,但是除了“停播”时制造了热度,《白鹿原》再也没有创造出可以营销的“话题”。



在这个网络和自媒体繁荣的时代,没有话题,很难带走流量,带走关注。


同是严肃的话题,为什么《人民的名义》却可以带偏话题呢,保持从头到尾的热度呢?


因为《人民的名义》和“我们”这些观众的距离更近,共鸣更多,都是人们“呼之欲出”的一些愤怒。


但是抢土地的事情,距离“现实”太遥远了。



“小众的经典”不能强求。


《白鹿原》这部剧讲述的是“土地”的故事,是属于一个人年代的故事。


即使是经典,也属于“小众的经典”,吸引来的观众都是对这个故事感兴趣的。


会来欣赏你的人,都是懂你的人;不懂你的人,看到你就怕。



《白鹿原》不是没有“收视率”,它只是收视率不高罢了,但是大多看了《白鹿原》的观众,都觉得这是一部“好剧”,所以它才可以在开播的时候,就在豆瓣上取得9.2分的成绩。


《白鹿原》的好口碑,是来自欣赏它的人,而不是没有欣赏过它的人。


《欢乐颂》第二季是输了口碑,赢了收视,因为看它的人多,电视剧本身的问题就被“无限的放大”。


在被欣赏的圈子里,发光发热,也算是遇到了“知音”。


圈子不同,不必强融。


从“改编”去看格调



很多人会问,这部剧到底和陈忠实老师的小说,差距有多少?


老王觉得,不必强求知道这些问题。


文字的表达和影像的表达还是有差距的,影视剧有他的传播规律,影视剧得有影视剧的样子,是小说所不能承载与表现的。


自然,影视也有到不了“小说”的地方。


电视剧就是电视剧,小说是小说,电影是电影,不能为了尊重原著而搞混了不同的艺术表达



第一集,仙草来历和原著不一样。


仙草的身世在小说里并不是换粮食换的,而是有正当人家想许给白嘉轩的。


电视剧的处理方式上,是让白嘉轩的人设更加坦荡荡一些,再怎么想娶媳妇,都要儒雅、端庄、有文化。



100人心里有100种白鹿原。


我们都不喜欢翻拍剧“完美的复刻”前作,我们也不能去扼杀编剧和导演对小说的“艺术再造”的能力。


套用朱先生的一句话,人要顺势而为,电视剧也要按照一定的电视剧艺术的规律去拍摄。


剧版《白鹿原》自称是以“高要求”在改编着小说,老王也会用高要求来继续“审视”着这部剧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