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约塔新闻网|手机

一个下大雪的晚上



冬天的树

天空中有一些凌乱的树枝
凌乱在高处
在下面
则显示出规则
如果我事先不知道
那些是树枝
那么它们就不是树枝
只是一些黑色
简洁的
长短不一的线条
此时我不知道
黑色算不算是一种颜色
在那柔和的
淡蓝的天空里
那黑色应该不是一种颜色
然而一个鸟巢
又让这些线条
回到一棵树
我不愿意去分辨期间的差别
我坐在这里
阳光又实在好
我说不出的那些事情
既不急迫
也不必须

我为什么要去写一棵树

我为什么要去写一棵树
因为那里有一棵树
当我写下
那里有一棵树时
下午的阳光
正好照在树上
这些天我是这么度过的
早晨起来有点晚
妻子出去跑步
我在家烧火
然后整个白天就在家附近走走
晚上坐在门口
等时间一直延伸到可以睡觉的时候
就是说这些天
我们什么也没干
我把这些事情写出来
因为我已经很多天
没有写东西了
做为一个曾经喜欢写诗的人
我的这种兴趣正在减少
它已经不再像吃饭睡觉一样
不可或缺
我写下这数行文字
它只是徒有诗的形式
至于是不是诗
鬼才知道

一个下大雪的晚上

一个下大雪的晚上
我已经躺在被子里
准备睡觉了
夜晚是非常非常黑的
即使是下很大的雪
即使雪非常白
因为我闭上灯
就再没有灯光
把那些巨大的雪花照亮
就在我已经闭上眼睛
逐渐进入梦境的时候
我听见远处
更远的地方
传来一群大鹅的叫唤声

我的妻子认识村子里每一个人

我的妻子认识村子里每一个人
我们同在路上走
她和树下的邮差打招呼
那个人负责送村子里的邮件
兼给一些人家送去牛奶
她妻子在家侍候两头奶牛
这些我的妻子都知道
她和路上遇见的人打招呼
而这些人我都不认识
这让我惊奇
我惊奇她和这些人的熟识程度
好像她早就是这里的居民
而我一直都不是
好像我只是我妻子的附属物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他们只有在提起她时
才能随便说到我
她有一个那样的丈夫
仅此而已
我和我的妻子走在村子里时
我惊奇于这个女人
去到哪里都能和周边的环境
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这是一种奇迹

雪天

雪下了一天
下午我在外面除雪
从家门口
一直清理到远处的小桥
这一段长长的路
没有人家居住
回来吃第二顿饭时
雪也停了
孩子在门外叫我
阴沉沉的天空
西南边有一道长长的缝隙
把天空分成两半
就是这条裂缝让孩子惊讶
我们一同向那边望
因为这一天下了特别大的雪
天空中出现这样的景象
让我们惊惧
但是我们还都保持平静
后来那条裂缝慢慢加宽
应该是有一股大风
正从其间穿过
然后我们看见了太阳
以及那清晰的
缓慢移动的白光
除此之外
再无其他事情发生



                           

                            主编:刘一刀